集团动态
行业资讯
视频中心

国学百科|易经全文及白话翻译(57卦至64卦)

日期:2019-10-29 发布人: 浏览数:59

第五十七卦:《巽卦》

巽:小亨,利有攸往,利见大人。

译《巽卦》象征顺从:谦虚柔顺,小心从事可以达到亨通,这样才能利于所要做的事情,利于出现有道德并居于高位的人物。

《象》曰:“随风,巽;君子以申命行事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巽卦》的卦象是巽(风)下巽(风)上,为风行起来无所不入之表象,由此表示顺从。具有贤良公正美德的君主应当仿效风行而物无不顺的样子,下达命令,施行统治。

 

初六,进退,利武人之贞。

译初六,过度谦卑,缺乏信心,进退迟疑,利于勇武之人坚守中正之道。

《象》曰:“进退”志疑也;“利武人之贞”,志治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过度谦卑,缺乏信心,进退迟疑”,是指意志懦弱犹豫;“利于勇武之人坚守中道”,是勉励其修治,以树立坚强的意志。

 

九二,巽在床下,用史、巫纷若吉,无咎。

译九二,过度谦卑而屈居于床下,如果能像祝史、巫觋那样用崇敬谦恭的态度事神将十分吉祥,一定不会有什么祸患。

《象》曰:“纷若之吉”,得中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用崇敬谦恭的态度去行事将十分吉祥”,这是因为九二爻能够居中守正的缘故。

 

九三,频巽,吝。

译朝令夕改,使人无所适从,会有祸患。

《象》曰:“频巽之吝”,志穷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朝令夕改,使人无所适从,会有祸患”,是因为当政者缺乏远大的志向。

 

六四,悔亡,田获三品。

译六四,悔恨消失,田猎时得到多种收获。

《象》曰:“田获三品,有功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田猎时得到多种收获”,是因为能恪守“顺从”之道,所以才有所建树。

 

九五,贞吉,悔亡,无不利;无初有终;先庚三日,后庚三日,吉。

译九五,坚守中道,可以得到吉祥,悔恨会消失,做任何事情没有不顺利的;开始时也许不会太顺利,但最后一定会通达。比如颁行新的法令、政令,可以在象征变更的“庚”日的前三天发布,在“庚”日后三天再开始施行这些命令,才能使命令深入人心,从而使上下皆顺从,由此获得好的效果。

《象》曰:“九五之吉,位中正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巽卦》的第五爻位(九五)之所以吉祥,是因为它居中端正,守持中道,慎始慎终。

 

上九,巽在床下,丧其资斧;贞凶。

译上九,谦卑恭顺到了极点而屈于床下,丧失了赖以谋生的资本,丧失了刚硬的本性,结果是凶险的。

《象》曰:“巽在床下”,上穷也;“丧其资斧”,正乎凶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谦卑恭顺到了极点而屈居于床下”,处于穷极末路,无法前进;“丧失了谋生的资本”,失去了生活的能力,结果必然是凶险的。

 

第五十八卦:《兑卦》

兑:亨,利贞。

译《兑卦》象征喜悦:亨通畅达,利于坚守中正之道。

《象》曰:丽泽,兑;君子以朋友讲习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兑卦》的卦象是兑(泽)下兑(泽)上,为两个泽水并连之表象。泽水相互流通滋润,彼此受益,因而又象征喜悦;君子应当效法这一精神,乐于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道研讨学业,讲习道义,这是人生最大的乐趣。

 

初九,和兑,吉。

译初九,能以平和喜悦的态度待人,获得吉祥。

《象》曰:“和兑之吉,行未疑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用平和喜悦的态度待人,获得吉祥,是因为行为诚信端正,不被人猜疑。

 

九二,孚兑,吉,悔亡。

译九二,心中诚信与人和悦,故而得到吉祥;悔恨可以消失。

《象》曰:“孚兑之吉”,信志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心中诚信与人和悦,故而得到吉祥”,说明心志诚信、笃实,能获得好的结果。

 

六三,来兑,凶。

译六三,前来寻求欣悦,有凶险。

《象》曰:“来兑之凶”,位不当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前来导求欣悦,有凶险”,是因为居位不中不正的缘故。

 

九四,商兑,未宁,介疾有喜。

译九四刚居柔位,对喜悦能保持一定的警惕,有所思量,心绪不宁,须排除凶险疾恶才会有喜庆的结果。

《象》曰:“九四之喜,有庆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兑卦》的第四爻位(九四)能拒绝诱惑,毅然守正,因此出现好的兆头,值得庆贺。

 

九五,孚于剥,有厉。

译九五,诚心相信小人的巧言令色,必有危险。

《象》曰:“孚于剥”,位正当也!

译《象辞》说:“诚心相信小人的巧言令色必有危险”,只可惜它所居的正当之位了。

 

上六,引兑。

译上六,引诱别人一同欢悦。

《象》曰:上六“引兑”,未光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兑卦》的第六爻位(上六)“引诱别人一同欢悦”,不是光明正大的品行,而是偏离正德,这种所谓的欢悦将导致凶险。

 

第五十九卦:《涣卦》

涣:亨,王假有庙,利涉大川,利贞。

译《涣卦》象征涣散:顺畅亨通,贤明的君主去祠庙祭祀神灵以祈求保佑,利于渡过大川河流,利于坚守中正之道。

《象》曰:风行水上,“涣”;先王以享于帝立庙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涣卦》的卦象是坎(水)下巽(风)上,为风行水上之表象,象征涣散、离散。先代君王为了收合归拢人心便祭祀天帝,修建庙宇。

 

初六,用拯马壮吉。

译初六,借助健壮的好马来弥补力量的不足,可以获得吉祥。

《象》曰:初六之吉,顺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兑卦》的第一位(初六)之所以是吉祥的,这是由于它能顺承阳刚的缘故。

 

九二,涣奔其机,悔亡。

译九二,处在涣散之时,要迅速脱离险境,转移到安全的地方,悔恨便会消失。

《象》曰:“涣奔其机”,得愿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涣散之时,要迅速脱离险境,转移到安全的地方”,脱离了危险,消失了悔恨,实现了自己的愿望。

 

六三,涣其躬,无悔。

白话,六三,宁愿自身受到损失,因此没有什么悔恨。

《象》曰:“涣其躬”,志在外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宁愿自身受到损失”,说明志向在外。

 

六四,涣其群,元吉;涣有丘,匪夷所思。

译六四,尽散朋党,因而有大的吉祥;同时,它又能化解小群而聚成山丘一般大的群体,这不是常人所能想到的。

《象》曰:“涣其群元吉”,光大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尽散朋党,因而有大的吉祥”,表明无自私自利之心,品行光明正大。

 

九五,涣汗其大号,涣王居,无咎。

译九五,像挥发身上的汗水一样发布重大的命令,同时亦能疏散君王的积蓄用以聚拢民心,这样做一定不会有什么祸患。

《象》曰:“王居无咎”,正位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疏散君王的积蓄以聚拢民心,这样做一定不会有什么祸患”,是因为九五爻居于正位,行事端正。

 

上九,涣其血去逖出,无咎。

译上九,摆脱伤害,远远地避开它,不再接近它,不会有什么祸患。

《象》曰:“涣其血,远害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摆脱伤害,这就是避祸之道。

 

第六十卦:《节卦》

 

节:亨,苦节不可,贞。

译《节卦》象征节制:节制可致亨通;但过分的节制也不可以的,应当持正、适中。

《象》曰:泽上有水,节;君子以制数度,议德行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泽卦》的卦象是兑(泽)下坎(水)上为泽上有水之表象,象征以堤防来节制。水在泽中,一旦满了就溢出来,而堤防本身就是用来节制水的盈虚的。君子应当效法《节卦》的义理,制定典章制度和必要的礼仪法度来作为行事的准则,以此来节制人们的行为。

 

初九,不出户庭,无咎。

译初九,不迈出庭院,没有危害。

《象》曰:“不出户庭”,知通塞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不迈出庭院”,说明知晓通则当行,阻则当止的道理。

 

九二,不出门庭,凶。

译九二,因过分节制而不跨出门庭,会有凶险。

《象》曰:“不出门庭”,失时极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因过分节制而不跨出门庭”,因此失去了适中、妥当的时机。

 

六三,不节若,则嗟若,无咎。

译六三,虽不能节制,但能嗟叹自悔,则没有祸患。

《象》曰:“不节之嗟”,又谁咎也!

译《象辞》说:“虽然不能节制,但能嗟叹自悔”,这样的话,又有谁能给它造成祸患呢?

 

六四,安节,亨。

译六四,能安然实行节制,故而亨通。

《象》曰:“安节之亨”,承上道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能安然实行节制,故而亨通”,说明谨守柔顺尊上之道。

 

九五,甘节,吉,往有尚。

译九五,能适度节制从而让人感到美而适中,是吉祥的;前行一定会受到褒奖。

《象》曰:甘节之吉,位居中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能适度节制从而让人感到美而适中,是吉祥的”,这是由于居位中正的缘故。

 

上六,苦节;贞凶,悔亡。

译上六,因节制过分,则会感到苦涩;而且会发生凶险,如果能对过分节制感到懊悔,则凶险有可能消失。

《象》曰:“苦节贞凶”,其道穷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因节制过分,则会感到苦涩,而且会发生凶险”,因为过分节制必然导致末路穷途。

 

第六十一卦:《中孚卦》

中孚:豚鱼吉,利涉大川,利贞。

译《中孚卦》象征诚信:诚信施及到愚钝无知的小猪小鱼身上,从而感化了它们,因此获得吉祥,

利于涉越大河大川,利于坚守中正之道。

《象》曰:“泽上有风,中孚;君子以议狱缓死。

译《象辞》说《中孚卦》的卦象是兑(泽)下巽(风)上,为泽上有风,风吹动着泽水之表象,比喻没有诚信之德施及不到的地方,说明极为诚信;君子应当效法“中孚”之象,广施信德,慎重地议论刑法讼狱,宽缓死刑。

 

初九,虞吉,有它不燕。

译初九,能安守诚信,可以获得吉祥,如果另有他求的话就会得不到安宁。

《象》曰:初九“虞吉”,志未变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中孚卦》的第一爻位(初九)“能安守诚信,可以获得吉祥”,是因为其没有他求的志向没有改变。

 

九二,鸣鹤在阴,其子和之;我有好爵,吾与尔靡之。

译鹤在山的北面鸣叫,它的那些同类们一声声地应和着它;我有醇香的酒浆,愿与你一同畅饮。

《象》曰:其子和之,中心愿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鹤的那些同类们一声声地应和着它”,说明它们表露出了内心的意愿。

 

六三,得敌,或鼓或罢,或泣或歌。

译六三,面临强劲的敌人,或者敲起战鼓发动进攻,或者兵疲将乏而致败退,或因为惧怕敌人的反击而哭泣,或由于敌人不加侵害而高兴地歌唱。

《象》曰:“或鼓或罢”,位不当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或者敲起战鼓发动进攻,或者兵疲将乏而致败退”,均是因为六三爻居位不正的缘故。

 

六四,月几望,马匹亡,无咎。

译六四,月亮将圆而未盈,好马失掉了匹配,不会有什么祸害。

《象》曰:“马匹亡”,绝类上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好马失掉了匹配”,是指六四爻诚信专一,断绝与同类之间的交往,而专心事奉君主。

 

九五,有孚挛如,无咎。

译九五,具有诚信之德并以其牵系天下人心,天下的人也以诚信相和应,所以没有祸患。

《象》曰:“有孚挛如”,位正当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具有诚信之德并以其牵系天下人心”,是指居位中正适当,说明中心诚信这种教化作用可以施及整个邦国。

 

上九,翰音登于天,贞凶。

译上九,鸟高飞着,鸣叫声响彻天空,有可能出现凶险。

《象》曰:“翰音登于天”,何可长也!

译《象辞》说:“鸟高飞着,鸣叫声响彻天空”,这种声音虚而不实,声高于情,怎么可能长久保持呢?

 

第六十二卦:《小过卦》

小过:亨,利贞;可小事,不可大事,飞鸟遗之音,不宜上,宜下,大吉。

译《小过卦》象征略为过分:小过之时,可致亨通,但应以正为本,故而利于坚守中正之道;可以去干一些小事,但不可去涉足一些大事;飞鸟留下悲鸣之时,不应该向上强飞,而应该向下栖息,如此,大为吉祥。

《象》曰:山上有雷,小过;君子以行过乎恭,丧过乎哀,用过乎俭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小过卦》的卦象是艮(山)下震(雷)上,为山上响雷之表象,雷声超过了寻常的雷鸣,以此比喻“小有过越”,君子应效法“小过”之象,在一些寻常小事上能略有过分,如行止时过分恭敬,遇到丧事时过分悲哀,日常用度过分节俭,为的是矫枉过正。

 

初六,飞鸟以凶。

译初六,飞鸟向上强飞将会出现凶险。

《象》曰:“飞鸟以凶”,不可如何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飞鸟向上强飞将会出现凶险”,是咎由自取,无可奈何。

 

六二,过其祖,遇其妣;不及其君,遇其臣,无咎。

译六二,超过祖父,遇到祖母;但不能擅自越过君位,君臣遇合,一定没有祸患。

《象》曰:“不及其君”,臣不可过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不能擅自越过君位”,因为作为臣子是不能超越至尊的。

 

九三,弗过防之,从或戕之,凶。

译九三,自恃强盛而不愿过分防备,从而将要为人所害,故有凶险。

《象》曰:“从或戕之”,凶如何也!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将要为人所害”,说明面临的危险是多么的严重啊!

 

九四,无咎,弗过遇之;往厉必戒,勿用,永贞。

译九四,没有祸患,不过分恃强恃刚就能遇到阴柔;但是主动迎合阴柔会有凶险,因此,务必心存戒惕,不能去施展才用,要永远守中正之道。

《象》曰:“弗过遇之”,位不当也;“往厉必戒”,终不可长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不过分恃强恃刚就能遇到阴柔”,因为九四爻以刚居柔位,位置不正;“主动迎合阴柔会有凶险,务必要心存戒惕”,是说若主动迎合阴柔,最终将不可能长久无害。

 

六五,密云不雨,自我西郊;公弋取彼在穴。

译六五,乌云密布在天空而不下雨,这些乌云是从城的西边飘过来的;王公们用细绳系在箭上射取那些藏在穴中的野兽。

《象》曰:密云不雨,已上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乌云密布在天空而不下雨”,是因为阴气超过了阳气,阴阳不合,故而不能化雨。

上六,弗遇过之;飞鸟离之,凶,是谓灾眚。

译上六,不能遇合阳刚却超越了阳刚,无安栖之所的飞鸟遭受射杀之祸,故而凶险,这就叫做灾殃祸患。

《象》曰:“弗遇过之”,已亢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不能遇合阳刚而超越了阳刚”,是指其过分已达到极点,再危险不过了。

 

第六十三卦:《既济卦》

 

既济:亨小,利贞;初吉终乱。

译《既济卦》象征成功:此时功德完满,连柔小者都亨通顺利,有利于坚守正道;开始时是吉祥的,但如有不慎,终久必导致混乱。

《象》曰:“水在火上,既济;君子以思患而预防之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既济卦》的卦象是离(火)下坎(水)上,为水在火上之表象,比喻用火煮食物,食物已熟,象征事情已经成功;君子应有远大的目光,在事情成功之后,就要考虑将来可能出现的种种弊端,防患 于未然,采取预防措施。

 

初九,曳其轮,濡其尾,无咎。

译初九,拉住车的轮子,不使它快进,小狐狸渡河时沾湿了尾巴,无法快游,没有灾祸。

《象》曰:“曳其轮”,义无咎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拉住车的轮子,不使它快进”,说明事情成功之后,必须谨慎从事,小心防备,才没有灾祸。

 

六二,妇丧其茀,勿逐,七日得。

译六二,丢失了妇人乘车的遮帘,不用去寻找,过不了七天就会物归原处。

《象》曰:“七日得”,以中道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丢失妇人乘车上的遮帘,过不了七日就会物归原处”,说明此时正处于中位,坚守正道,不偏不倚,所以丢失了的东西可以失而复得。

 

九三,高宗伐鬼方,三年克之;小人勿用。

译九三,殷高宗武丁征伐地处西北的鬼方国,经过三年的连续战斗才获得胜利;不可任用急躁冒进的小人。

《象》曰:“三年克之”惫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经过三年的连续战斗才攻克了鬼方国”,说明战争非常激烈又持续了三年之久,已经筋疲力尽了,胜利是来之不易的。

 

六四,繻有衣袽,终日戒。

译六四,渡河的时候,为了防止船漏水,事先要准备破布棉絮,而且整天保持戒备,以防止发生灾祸。

《象》曰:“终日戒”有所疑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整天保持戒备,以防止灾祸的发生”,说明此时心中有所疑虑,感到恐惧。

 

九五,东邻杀牛,不如西郊之禴祭,实受其福。

译九五,东边邻国杀牛羊来举行盛大祭礼,不如西边的邻国举行简单而朴素的祭祀,这样才能实在地得到神降赐的福分。

《象》曰:“东邻杀牛”,不如西邻之时也;“实受其福”,吉大来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东边的邻国杀牛宰羊来举行盛大的祭礼”,还不如西边邻国能按时举行虔诚简单的时祭;西邻“实在地得到上天神灵降赐的福分”,说明此是正当其位,吉祥福分将不断隆临,非常幸运。

 

上六,濡其道,厉。

译上六,小狐狸渡河时弄湿了头,有危险。

《象》曰:“濡其道,厉”,何可久也!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小狐狸渡河时弄湿了头,有危险”,这是警告在事情成功之后,要更加小心谨慎,不然怎能长久不败!

 

第六十四卦:《未济卦》

未济:亨;小狐汔济,濡其尾,无攸利。

译《未济卦》象征事未完成:经过努力可以得到亨通;小狐狸渡河快到对岸了,却浸湿了尾巴,则没有什么吉利。

《象》曰:火在水上,未济;君子以慎辨物居方。

译《象辞》说:《未济卦》的卦象是坎(水)下离(火)上,为火在水上之表象。火在水上,大火燃烧,水波浩浩,水火相对相克,象征着未完成;君子此时要明辨各种事物,看到事物的本质,努力使事物的变化趋向好的方面,这样做则万事可成。

 

初六,濡其尾,吝。

译初六,小狐狸渡河时被水浸湿了尾巴,会有麻烦。

《象》曰:“濡其尾”,亦不知极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小狐狸渡河时被水浸湿了尾巴”,说明其自不量力,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使多大的气力,急躁冒进,结果招致麻烦。

 

九二,曳其轮,贞吉。

译九二,向后拖拉车轮,使车不快进,坚守正道可以得到吉祥。

《象》曰:九二贞吉,中以行正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九二爻之所以可获吉祥,是因其恃中不移,端正不偏倚,有所节制,这样行事必获吉祥。

 

六三,未济,征凶,利涉大川。

译六三,事情未完成,急躁冒进去远行,有凶险,但有利于渡过大河急流。

《象》曰:“未济,征凶”,位不当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事情未完成,急躁冒进去远行,有凶险”,说明此时所处的位置不当。

 

九四,贞吉,悔亡;震用伐鬼方,三年有赏于大国。

译九四,坚守正道可获吉祥,悔恨会消失;以雷霆万钧之势征讨鬼方国,经过三年的激烈战斗终于得到了胜利,被封为一个大国的诸侯。

《象》曰:“贞吉悔亡”,志行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坚守正道可获吉祥,悔恨会消失”,说明实现了建功立业的志向。

 

六五,贞吉,无悔;君子之光,有孚吉。

译六五,坚守正道或获吉祥,没有什么悔恨;这是君子所具有的美德的光辉,有诚实守信的德行可以获得吉祥。

《象》曰:“君子之光”其晖吉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君子所具有的美德的光辉”,说明此时正在事情即将成功的关键时刻,应该具有诚实守信、光明正大的美德,才能获得成功,光彩焕发,得到吉祥。

 

上九,有孚于饮酒,无咎;濡其首,有孚失是。

译上九,满怀信心,充分信任众人,这时可以安闲自得地饮酒作乐,没有什么灾祸;纵情滥饮,被酒淋湿了头,则说明过分信任他人,将会损害君子的正道。

《象》曰:“饮酒濡首,亦不知节也。

译《象辞》说:“纵情滥饮,被酒淋湿了头”,这样喝得醉醺醺的,就会误了大事,就有灭顶之灾,这是放纵自己没有节制的结果。


  • 分享到:
下一篇 上一篇